污污抖阴

> 香祖

“二位都是体面人,需当谨记,这番争斗只是为了解决争端,而不是再生无谓因果。

如此两家和美,则为各方之幸。

商会也希望,争斗仅限于此,勿要扩大……”

宝船上,一名衣衫华丽的四海商会结丹长老向众人述说了此次赌斗的前因后果,复又着重提点李柃和石玑子一番。

这些都是题中应有之义,李柃和石玑子自是满口答应。

那结丹长老道:“既然如此,们签字画押吧,立此为证,都不要反悔。”

他话音刚落,便见船上仆役把一份尺许来宽,卷成了圣旨模样的明黄卷轴展开,露出里面已经提前写好此次事由和赌斗条款的契约。

结丹长老自己先作为见证人,签押其上,李柃和石玑子见状,也各自签字画押。

随着笔落字成,李柃忽的感觉到,一股冥冥之中的因果交缠,天地之间,似有因果牵连的丝线将自己,石玑子,还有这名商会的长老联系起来。

“好,若无其他事情,就开始赌斗了,这次的较量没有规则,平常允许的手段都可以随意用上,只是当中后果也由各自承担,所以,无论怎样都好,三思而后行!”

结丹长老隐晦警告两人。

温馨小屋里的可爱粉嫩美女写真

复又提点道:“倘若觉得自己不敌,随时都可以开口认输,任何一方认输的话,这场比试就结束了,本会也将及时介入阻止……”

那结丹长老说完这些,看向坐在旁边的尚长老。

尚长老道:“戚长老已经说得很细了,我也没有什么可补充,开始吧。”

那结丹长老道:“好,二位,请。”

堂下当即各有商会的修士引导,宾客们也各自上了甲板上早已布置好的看台,坐定观战。

九灵门邢锋闻言,身躯微晃,很快化为一道遁光飞向船外的天空。

李柃见状,也向外飞了出去。

不一会儿,两人就凌空虚度,踏立在百余丈外的海上天空中。

他们相对而立,头顶是蓝天白云,脚下十余丈是茫茫大海,波涛起伏,如同鱼鳞。

微润的海风带来了些许宛若鱼腥的气味,空中似有吹起的水汽飞舞,但不一会儿,就在下方消散无踪。

两人都是筑基修士,凌空虚度几如本能,就在此地,以天地为幕布,以大海为擂台,对峙起来。

邢锋神色肃穆,远远的朝李柃拱了拱手:“李道友,得罪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手中长剑一抖,发出如同龙吟的清越之声。

下一瞬,身躯就如浮光掠影,电火花般飞遁过来。

这是成长于草莽江湖之中的真正高手,说打就打,绝不含糊。

李柃顿时就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如此正面应付一名成就后期的筑基高手,他也是破天荒的头一回。

直至此时,他才终于体验到,数百年的修为法力施展起借法之术,究竟是如何的威势。

对方携着天地之势,如同平地滚雷,轰然袭来。

李柃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团丈许大小的雷霆光球,那游离于四周的,是一团又一团大至脸盆,小至拳头大小的紫蓝光球,如同水中的泡沫,不断向外涌散。

更远处,丝丝静电噼啪作响,仿佛只要靠近就会有如蛇的电弧闪现,空气中都仿佛充满了焦灼的气味。

邢锋的身体轮廓仿佛从眼前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只能依稀辨认出人形的身影,在此之中,一柄长剑划破长空,雷光萦绕之中,隔空劈来。

他虽然距离李柃足有数十丈之遥,但剑气纵横之间,化为月牙状的雷霆,直接触发了李柃身边的气机。

天地元气似乎一下变得狂暴绝伦,五行具现,灵气冲击。

轰然一声,李柃所处之地就宛若被炸雷击中。

那剑气,竟然自己炸了开来!

李柃当然不至于连对方一剑都接不下。

作为新晋修士,他即便拥有灵峰福地和大潾河分支的龙脉相助,修为比正常年景略微深厚,得到这些好处的时间也实在太短了。

满打满算,都没能达到十年修为的水准。

但这绝不是李柃的实力和力量就是别人的十分之一,数十分之一。

真正高明的修士,都懂得发掘自己道体的潜力,也懂得借用天地元气。

除此之外,就是自身的精神,道体,阴阳虚实种种变化。

只见李柃身影虚浮,如同缥缈轻烟,随风流动到了十余丈外的另外一边。

这是化烟之术,香形术!

在邢锋展开攻击的瞬间,他就及时施展出了自己自创的这一变化之术,竟把实体都化作虚无,卸去绝大部分力量。

但是邢锋反应极快,一剑落空之后,即刻接连变招。

他剑随心起,舞动之间,雷弧频现,青紫色的雷蛇凭空蹿跃,不断朝李柃袭去。

李柃此刻正处在香形化烟的状态,实体攻击堪称无效,也不惧其剑锋,但在这种如同浪花叠起的重重攻势,亦是开始感觉都了有几分趋势。

雷光阵阵,似有酥酥麻麻的过电感受传来,身躯都仿佛要为之而麻痹。

每一波的攻击,对李柃而言都是个折磨。

李柃不得不拉开距离,一个纵身变回原形。

这是他无师自通掌握的小技巧,借助这种道体血肉和天地元气相互转化的过程还原自身,也成功驱散些许附着在身上的雷霆之力。

李柃因天生魂异,拥有着元婴修士那般神魂出窍,修出法相的本领,位格也奇高无比。

除此之外,对于阴阳虚实的变化,还有自身道体的控制,也堪称惯熟。

正如鳞潜羽翔,都是本能,轻易胜过别人几百年苦修所了解的真理。

但下一刻,攻势再度袭来。

天地之间,惊雷劈落,已然是开始从天上展开了攻击。

邢锋身上裹覆的雷霆光团似乎变得更加暴烈了。

游离的阴阳二气不断剧烈碰撞,举手投足之间,周遭数丈都被无差别攻击,劈斩而下,更是有长达十丈,数十丈不等的雷霆轰击。

等闲凡人,不要说与之争斗,只怕是看着都心战胆寒。

倘若靠近,更是挨着就死,碰着就亡。

不过这般激烈狂暴的势头无法持久,邢锋一鼓作气,再而三,三而竭,仅仅只是十余息后,身上雷光就暗弱下去,萦绕周身的雷蛇也仿佛凭空消失不见。

他自身的雷霆之力正在衰弱,由此撬动的天地之力也在变弱,神通的威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衰减。

但就在这时,一道雷芒凝现,在其手中法剑剑尖飞射而出。

这道雷芒的声势远比此前那些弱小许多,但是亮度达到了十倍以上,乃是凝炼此前所调动的天地之力后压缩所成。

他是趁着这强弱之势转化,敌人心神松懈之际,突然发出了真正的攻击。

好这一击相比起来,此前的种种,几乎都成为衬托。

李柃心中警讯大作,直觉之中生出了巨大的反应,本能般化烟飘出,尽量远离。

仅仅只来得及逃开数尺,背后就有巨雷炸开。

轰隆!

剧烈爆炸之中,如同真正的天雷轰击在了海面上,水花四溅,雨水散开。

“好!”

“打中了!”

九灵门的弟子们中间响起一阵喝彩。

他们分明看到,李柃的身影并未来得及彻底逃脱,被这炸雷触及。

积香宗这一边,慕青丝,尚玉仙,闵莲等人俱皆神色凝重,看着李柃身影从原地消失的地方。

邢锋却是面上疑惑之色一闪而逝,旋即,他闻到了一股飘散的气味。

这是一种馥郁的芬芳,绵柔而又醇厚。

不知何时,一个身穿大红色牡丹纹宫装长裙,面容美艳,气质雍容的美丽女子出现在对面的天空中。

她伸出了皙白的玉手,掌间缓缓飘出一股宛如烟云的白色游丝,输向李柃身躯。

这烟气缥缈轻盈,如幻如真,带着几许水雾,又似薄纱的质感。

那股馥郁的芬芳正是从其中散溢出来。

那女子似乎拥有着众妙化香诀的天赋本能,源源不断把自身力量输送至李柃身上,众人当中有眼尖的,便亲眼看着李柃身上血痂脱落,一些明显是被雷火烧灼过的伤势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的左边手臂和肩膀,似乎被击中了,但只是方才天地元气激荡,干扰了神识,又有水雾遮挡肉眼视线的短暂功夫,就彻底恢复过来。

“那是谁人?赌斗还能带帮手的?”

九灵门弟子看得目瞪口呆。

“不,那不是人……”

韩康与纪逢神色肃然,却是很快看出几分端倪。

石玑子没有说话,定定的坐在那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的确不是人,身上根本没有修士所应具有的生机和神魂……”

在场众人当中,神识最为敏锐,感知也最可靠的,毫无疑问是商会来此镇场的两位结丹修士。

他们都一眼看出,这并不是人。

但奇怪的是,当中的确具备着某种类似于人的特质,乃至于恍惚之间,竟然都莫名浮现出了奇异的错觉。

这是人香道果在混淆着他们的感知。

这种存在,正是李柃的香神。

在前些时日,闵莲筑基之后,他也终于彻底悟通天香引,人香道果和香神之法的种种,成功将其神意具现出来。

他以一道法力凝注其形,香魄寄托于其上,不断催生。

这道法力拥有着神通法门的变化奥妙,能够以自身灵性维持特质,源源不断催生茶芜香。

本质上,便是相当于另外一个同样掌握了众妙化香诀的人,不断催动此功当中的茶芜香变化之术,为其进行补益。

然而和其他人淬炼茶芜香不同的是,它来源于自身,其所掌握的神通法术造诣,是一模一样的!

换作他人,即便天资悟性绝佳,没有李柃这般的闻香异禀,也断不可能轻易将他这门法诀修炼至如此的地步,对此一神通法术的理解和掌握,也不可能超过李柃。

除此之外,就是法力同源,都是来自于本我的存在。

唯一所添加的外物,是乾坤借法所借来的天地元气。

这拥有着十成十的契合相性,不会像其他人精神和法力所转变的香魄那样,蕴含着各种各样的杂质。

尤其奇妙的是,这种香神本身,还能获得借法之术的加持,自身以一股法力为根基,容纳天地元气于己身,瞬间增幅至十道以上的法力!

这绝对不是把自身法力分散出去,无端削弱,反而是更深层次的与天地大道结合,叠加增幅的凭依!

如若说,别人正常使用借法之术,能撬动数倍,那他就是在这撬动之后,二次撬动。

这香神,同时拥有着与自身同源,本体如一,但却又算作分化出去的神灵化身,独立个体的奇妙特性,与法相变化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除了并不具备天赋的神通能力,也不能像童子天人相那样,掌握某种法则力量之外,这基本上都可以认为是一种略次等的伪法相了,也和请神之术等等法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种神通虽然不是李柃凭空所创造,借鉴了许多现成的法门,但以香为凭,炼就香神,的确也是前所未见。

尚长老和戚长老贵为结丹修士,竟然如同睁眼瞎般,根本看不出其中奥妙,甚至一度还以为是幻术。

但片刻之后,他们就见李柃身上光芒一闪,一个宛若皮影戏中人物剪影的人形轮廓浮现出来。

他最初呈现出影子般的模样,只有周边光芒微亮,与外界区别开来。

但渐渐的,光亮增强,里面的身影也逐渐显现出来。

这是一个身穿玄青道袍,温文尔雅的年轻道人,乍看之下,神情气质和李柃相似,但面貌却又陌生无比,在场众人都感觉看着眼熟,却又说不上究竟是在哪里见过。

这其实是李柃采用人香奥义,融合了常人都具有的些许体味,造就熟悉的印象,面貌也是根据现实中人的特征拼凑而成,神似而形不似。

这是信灵香的香神,李柃已然能够将其具现出来。

这还没有完,下一刻,第三尊香神浮现。

同样剪影凝光,幻化真形,最终成为一个手撑雨伞,清丽可人的冷艳少女形象。

这是拒邪香的香神!